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经开区 > 媒体关注 > 正文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我原先的“麻友”,现在都进工厂了

WWW.SRKFQ.GOV.CN  发布时间:2020-09-29 09:53  文章来源:未知


有个一线扶贫工作者对我说,困难的地方想要过好日子,还是要有能养一方人的支柱产业,不然农民再勤劳、再起早贪黑也是枉然。

 

遇到陈小芳之后,我对这话深以为然。

 

What does industry mean to a region? After meeting Chen Xiaofang in Shangrao, now I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陈小芳被记者“包围”采访,面露羞色。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那天在上饶的一家光伏企业里,陈小芳面对着十来个记者和当地人员,拿着话筒,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大家好,我叫陈小芳。”

 

但在车间,她完全换了个人,全副武装,穿梭于各个生产线之间,向我细数着每个生产线的生产和用工情况,顺手就把活儿给做了。

 

这车间,仿佛就是她的天下,我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陈小芳正在工厂忙碌。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这家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的光伏企业里,陈小芳是元老级工人,现在是车间主任,月入一万二,跟很多北上广白领差不多,手下最多管着600号工人。

 

Chen Xiaofang is a veteran worker and workshop director in this NYSE-listed photovoltaic company, earning about 12,000 yuan per month and managing up to 600 workers.

 

第二天,我来到她2014年在上饶县城(现为上饶市广信区)买的新房,房子首付30万,都是芳姐两口子自己攒下的,屋子里窗明几净。
 

陈小芳2014年在上饶县城购买的新房。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芳姐迎我进门,我正准备把门带上,芳姐叫住我说“不用关了,开着就好。”

 

起初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习惯很少见,之后想来,这或许是她在乡村居住多年生活习惯的延续。

 

陈小芳在她家门口迎我进门。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从前芳姐一家人都住在娘家的漏雨的泥坯房里。她形容那时候的生活是“眼泪拌饭吃”,“生了3个孩子,孩子越多越穷。”

 

那时候大女儿4岁了,想吃肉,但因为那时候我们没钱,只能吃蔬菜。蔬菜我们自己家可以种的。你要是吃鱼啊、肉啊,那都是要自己去买的。

My 4-year-old daughter wanted to eat meat but... We couldn't afford it then, so we had to eat vegetables, which we could grow near our own house. You had to have the money for fish or meat if that was what you wanted.

 

我们住在我娘家的泥坯房里。那一刮风下雨,都要把脸盆放床上去接的,因为漏雨。

I was living in the mud house that belonged to my mother. When it rained, we had to put basins on the bed to collect the rainwater, because it leaked everywhere.
 

陈小芳娘家的泥坯房 陈小芳 供图
 

陈小芳16岁去厦门罐头厂打工,认识了现在的爱人陈秋华。

 

农村人进城打工听上去理所应当。但是陈小芳说:“那时候打工很难,没人带的根本找不到工作。火车站、录像厅,好多找不到事做的人。”

 

1998年生了二女儿,陈小芳回到老家。给义乌做橡皮筋、串珠子饰品的活她都做过。老公开农用车,若逢村里有人盖房子,就过去帮忙拉些建材挣钱。二人工作都不稳定,淡季的时候没什么收入。

 

不止她家,陈小芳说,全村的生活都是相似的:“人比企业多,哪有那么多事做。”

 

陈小芳在小区车库准备骑电瓶车去工厂上班。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没事做怎么办呢?打麻将。陈小芳说,当时村里人没事做的就天天聚在一起打麻将。

 

因为我们是一个小村庄,比如说中午吃完饭,我们就会约定一个地方,别人家里有麻将,会在别人家集合的。

Our village is small. After lunch, we'd gather in one place. Usually we'd meet up at someone's house, those who had mahjong.

 

2006年6月的一天,陈小芳和村里其他几位主妇出门在村里闲逛,看到一张光伏企业招工的广告,便去报了名。入选第二天,她就去和老公把结婚证领了,虽然大约十年前,两人就有了第一个孩子,但那时候,她感觉日子真的要步上正轨了。

 

陈小芳与爱人、孩子的合影。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刚进工厂,陈小芳每天挣12块钱。厂里也还没有食堂,带去的午饭在江西炎热的夏天里常常会变质发馊。

 

我们要自己从家里带饭去租的厂房,因为没有食堂。夏天6月份到7、8月份就比较炎热了,带去的时候我们的饭菜都会馊掉。

We had to bring a homemade lunchbox to where we worked, because there was no canteen. In summer, in June, July and August, it was so hot that the food in the lunchbox would go bad before lunchtime.

 

她说那时候自己当了快十年的家庭妇女,脱离了外面的社会,很难为人处事。产量上不来、被客户投诉,这些事偶尔会让她掉泪:“觉得心里很内疚。”


但陈小芳工作非常努力,最开始工作的时候,每半个月只休息一天。“那时候做不好,老板给你假你也不敢休。”因为本身也勤快,业务量比别人都要好,陈小芳被提拔成车间主任。

 

看到如今的陈小芳,我很难想象她从前做家庭妇女的状态。

 

陈小芳向我展示她的市级劳动奖章。 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陈小芳的爱人,后来也进了当地的一家光伏企业。她曾经的“麻友“,也都变成了女工:

 

现在除了在家做奶奶的,像40来岁、50岁以下的,都有进工厂。

Now they're all working in the factories, including those in their 40s and 50s, except those who have to take care of their grandkids.

 

因为我们现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好多工厂。

We now have many factories in the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现在厂里很多工作都机械化了。记者们问陈小芳是否担心自己被取代,陈小芳说她不担心,厂里正是需要人的时候,自会有可去的地方。

 

一份工作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这让我非常羡慕。

 

陈小芳在她车间主任的工位上查看邮件。中国日报 李雪晴 摄

 

中国人讲究衣锦还乡。除了现在城里的房子,陈小芳还在原先住的泥坯房一公里远处盖了座新房子。“抖音上不是说嘛,城里有套房,乡下有套房,自己有部车,还有点存款,人生就走上巅峰了。”

 

按这个标准,陈小芳现在已经算是走上巅峰了。但她还想在爱人家乡下再盖一套房子,“还是想再挣点面子嘛。”

 

体面,就是小康。

    [ 责任编辑:刘璐 ]
      ·相关阅读:

    公示公告

    图片新闻

    我区召开党工委中心组学习(扩大)会为深入学习和领会《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的精神要...
    集中“”充电”谋发展!我区举办第三期干部大讲堂9月25日9月26日,我区举办第三期干部大讲堂,邀请国务...
    【打造“五型经开区”】叶和彬深入一线推进项目建设9月22日下午,上饶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叶和彬深入凤凰西...
    周遐光一行到我区开展《上饶市农村居民住房建设管理条例》执法检查9月15日上午,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一级巡视员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办事指南 | 投资优惠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7 WWW.SRKFQ.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饶经济技术开发区 电话:0793-8462469/8462610 地址:江西省上饶市凤凰西大道
    站点地图 技术支持:上饶之窗 赣ICP备2000180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3611000059